“央行可以购买a股”会成为现实吗?首先,让我们看看日本实施的效果。

资本市场寒冷的冬天催生了许多想法,其中最有趣的是建议我们的央行考虑购买a股。

放眼世界,目前只有日本银行在主要经济体中购买了自己的股票。

在此,本文将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这一举措的利弊:日本银行为什么购买自己的股份,购买的规模和方式,以及引起的纠纷。

最后,以日本为参照来讨论我国的情况。

日本银行为什么购买自己的股票?自2000年以来,日本银行购买了三只国内股票:第一只是2002年至2004年,当时日本银行业经历了一场危机,日本银行购买了价值约2万亿日元的国内银行股票;第二次是从2009年到2010年。由于担心全球金融危机会影响日本金融体系的稳定,日本央行购买了价值约4000亿日元的国内银行股。第三次始于2012年12月。与前两次不同,这次日本央行将购买自己的股票,作为其大规模货币宽松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目的是让日本摆脱通缩(央行购买股票→股价上涨→居民财富增加→刺激消费→提高通胀水平),并达到2%的通胀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就全球各国央行而言,尽管一些央行已经购买了股票,如瑞士国家银行(SwissNationalBank)、欧洲央行(EuropeanCentralBank)和南非储备银行(SouthAfricanReserveBank),但这些央行购买外国公司股票的目的与日本银行截然不同,后者将购买外国公司(主要是美国公司)的股票视为其外汇管理战略的一部分。

近年来,为了提高新兴经济体在极低利率环境下持有的外汇储备资产的回报率,各国央行已将高风险资产——外国公司股票(主要是美国股市的交易所交易基金)纳入其投资组合。

在发达经济体的央行中,最积极购买外国公司股票的是瑞士国家银行(Swiss National Bank),2018年,瑞士国家银行将其外汇储备的约20%投资于股票(其中一半投资于美国股市),较10年前增长了13%。

瑞士国家银行这样做的原因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瑞士法郎作为避险货币大幅升值,而该国传统汇率政策工具——政府债券——的规模太小,不足以平衡汇率风险。因此,瑞士国家银行通过增加购买外国公司的股份和使其外汇储备多样化来应对。

总而言之,在世界各国央行中,只有日本银行购买了自己公司的大规模股票,这是其货币政策的一个常规部分。可以说,这是一种孤立的方式。

日本银行购买自有股票的规模和方法日本银行于2013年4月开始以每年约1万亿日元的规模购买自有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ETF),2014年10月扩大到每年约3万亿日元的规模,2016年7月扩大到每年约6万亿日元的监管。这是长期大规模购买自己的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

上表1显示了日本银行购买的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月度累计数据。

从表中可以看出,日本银行持有的国内股票累计交易所交易基金继续快速上升。

截至2018年底,日本银行持有约77.5%的日本交易所交易基金,因此成为东京证券交易所(Tokyo Stock Exchange)第一届董事会约70%上市公司的前10名股东(共2016家上市公司)。

对日本银行货币政策会议上披露的每年购买的股票总数和购买的ETF结构的研究表明,日本银行持有三种类型的ETF:东证(TOPIX)、NK225和JPNK400。

Topix和NK225占大多数,到2016年年中,两者都占40%以上。2016年年中后,东证的比例大幅上升,到2018年东证已经占到近90%。

到目前为止,经过六年多的运作,市场已经发现日本银行是如何购买ETF的——日本银行经常在东证和NK225指数下跌的下午购买相应的指数ETF。例如,其2013年初买入的触发点是相应指数下跌1.5%。到2018年,该指数将下跌0.3%,日本银行将采取行动。

围绕日本央行购买内资股的争议日本央行继续大规模购买内资股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第一,作为一个保守而稳定的机构,央行能否购买高风险的股票资产?中央银行是一个国家金融体系的基石和支柱。它的运行是稳定的。如果大规模购买高风险股票资产,其投资组合将面临巨大的市场风险。

也正是基于这一考虑,美国法律明确禁止联邦储备银行持有股票。

日本央行大规模持有本国股票的这几年,日本股市正好处于平稳上行阶段,一旦日本股市大幅下跌,日本央行将何去何从?其将面临维护自身资产组合的稳健和避免股市剧烈下跌的两难困境。

其次,央行大量购买国内股票会导致利益冲突吗?如果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购买大量的股票,将会在两个方面带来利益冲突。

首先是中央银行在一个国家金融体系中的基本作用与上市公司大量大股东的两种身份之间的冲突。

让我们假设一个情景,货币政策要求持有国内股票的央行大幅抛售股票。他们是否扮演央行的角色,而央行也是许多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其次,日本银行通过购买大量指数交易所交易基金,成为许多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如果它行使股东权力并参与公司治理,那么其他公司怎么办?如何保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毕竟,央行有权铸造硬币。如果不行使股东权力,不参与公司治理,可能会延迟公司重组等提高公司效率的必要过程,最终影响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潜在的经济增长。

第三,央行会通过购买大量国内股票来扭曲股市的定价机制吗?让我们看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迅销公司(FastRetailing GCO)是著名服装连锁优衣库的所有者,其权重占NK225指数的7.5%,因为日本银行大规模收购NK225ETF异常抬高了该公司的估值。截至2018年8月,迅销公司的市盈率为38倍,远高于NK225的平均13.5倍和东证的平均18倍。

此外,央行的大规模入市和退市也将导致股市剧烈波动。日本银行如何退出自己的股票市场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第四,央行购买了大量国内股票。效果如何?日本央行购买了大量国内股票,作为央行货币宽松政策的常规部分,目的是将通胀率提高至2%,但经过多年实践,日本的通胀水平仍徘徊在1%以下。

与此同时,从表面上看,日本股市自2013年以来持续上涨,NK225指数从不到10,000点升至20,000点以上,但在日本银行的大规模干预下,其市盈率已从2014 -2017年的14-16倍降至近期的约13倍。

此外,日本国内投资者,尤其是个人投资者,并没有随着央行的大举进入而进入股市。相反,外国投资者主导了日本股市的交易,在过去五年里,外国投资者占日本股市交易量的60%-70%。股价上涨的财富溢出效应并没有让国内投资者受益。

中国央行有必要买入a股吗?那么,市场上充斥着“央行可能入市买入a股”的谣言,这是否会成为现实?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三条第五款规定,中央银行的业务范围“是在公开市场买卖政府债券、其他政府债券、金融债券和外汇”,不包括股票,但没有明确禁止。

因此,我们还需要从这一意图的政策吸引力和政策效果来看我国央行目前是否会进入市场。

从日本央行入市的政策呼吁来看,实现金融稳定无非是放松货币政策。

应该指出的是,在用尽传统政策工具和无效结果后,日本银行进入市场是一个无助的举动。

从我国目前的财政状况来看,一方面,财政状况总体稳定;另一方面,在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中仍然有许多工具。

因此,央行没有进入市场的迫切需要。

此外,如果央行入市是为了稳定股市,这个理由是不够的:首先,我们应该看到日本央行入市后引发了很多争议,这应该给我们足够的警示。其次,目前a股处于估值底部,向下空并不大,中央和地方政府已经通过多种渠道化解了股票质押风险。第三,股票市场稳定基金(stock market stabilization fund)作为平抑股市剧烈波动的政策工具,不如改善现有政策工具,不如允许央行入市救市。最后,健康的股票市场不是由政策驱动的,而是取决于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和证券市场体系的不断完善。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目前央行入市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还不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