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巴黎和平会议的英雄,他的决定让全世界都尊敬他。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一点也不公平,中国的权益被完全忽视了。

至于德国在山东的权利,大国并不主张中国收回这些权利,而是想把它们转移到日本。

这一消息激怒了“欧洲和平会议特别成员”陈友仁,他发现顾维钧和其他代表在讨论对策,并敦促中国代表退出会议。

尽管中国代表团和陈友仁尽可能地做出了外交努力,但大国对此视而不见。

在这种情况下,陈友仁联系了法裔华人和欧美同情中国的知名人士,召开了中国国际和平促进会会议。

会上,陈友仁用英语就中日关系和日本的野心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演讲组织得很好,一针见血。它被热烈的掌声打断了好几次。

这时,由于北洋政府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它给代表团发了一封电报来作出自己的决定。

代表团内部也有分歧。有些人认为既定事实已经存在,最好签字。然而,顾维钧和其他人认为这是对国家的侮辱,并坚决反对签署。

陈友仁还以“中国国际和平促进会”代表的身份警告代表团,如果代表团违反民意并签署合同,该会将不惜一切代价予以阻挠。

最后,在各方压力下,中国代表团达成协议,拒绝签字并退出会议。

弱小的中国敢于做出这样的决定,这让大国刮目相看,也让世界尊重。

不仅如此,考虑到中日实力的巨大差距,如果山东问题得不到解决,陈友仁迟早会被日本吞并,因此它将在会后继续竞选。

他认为大国不是砧板,可以巧妙地利用它们的矛盾来解决问题:美国倡导“一扇利益共享的门户开放”。日本对山东的完全占领对美国没有任何好处,在美国举行的巴黎和平会议的决定也被广泛讨论。

因此,陈友仁给美国国会发了一封长电报,揭露日本扩张的野心,指出这触及了美国的利益,希望美国能帮助中国,敦促尽快处理山东问题。

电报有理有节,不卑不亢,又触及美国痛处,传开之后,在美国引起强烈反响,各大报纸纷纷转载。这封电报合理、礼貌,触及了美国的痛处。当它传播开来时,在美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并被各大报纸转载。

在舆论的压力下,美国政府重新审视了山东问题,发现问题确实非常严重。

为了自己在远东的利益,他们与英国联手向日本施压,最终迫使日本和中国签署“山东未决案件和解合同”,使日本寻求的山东利益合法化成为海市蜃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