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敲了敲周作人的桌子,称他为缩头乌龟,禁止他成为北京大学的教授。

1945年11月,近代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傅斯年抵达北平。他下飞机后的第一句话是问北京大学心理学教授陈薛平,他是否与伪北京大学的老师有任何联系。

陈回答说,只是在一些必要的场合。

傅不满地说,“汉贼不站在一起,甚至不应该握手。

”当场表示伪北大工作人员坚决拒绝录用,不仅不要求他们教书,还要求司法部门将最令人发指的儒生逮捕,严惩不贷。

北平的伪教师秘密联合起来威胁罢工,并向北平营主任李宗仁请愿,敦促北京大学雇用他们。

伪北京大学教授容庚也向傅斯年发行了一本“万字书”,以示抗议。

对此,傅斯年没有妥协,并以回答记者提问的形式再次声明“尽一切可能保持北平干净”是对是错。

最后,他说,“即使我被杀了,这也是我想说的。

“在傅斯年的声明发表时,伪北京大学文学学院院长周作人把自己当成傅斯年的老师和“新文化运动”阵营的盟友,理所当然地写信给傅斯年,让傅斯年把他当成一个特殊的人物来照顾,并说:“你认为我今天是假的,知道将来没有人会把你当成假的吗?傅斯年看了看,当场把信拍在桌子上,喊道:“旗帜还没有在晴朗的天空和白天落下来。”。你不觉得这对这些小猫咪不利吗?“几天后,周作人因叛国罪被捕入狱。

容庚见傅斯年没有容身之地,便跟随傅斯年从北平来到重庆,继续他的理论。

当容庚来到中央研究院总部找傅斯年时,傅斯年站起来,指着容庚的鼻子大骂:“你这个国家的败类,无耻的叛徒,滚出去,滚出去!”又让人将容庚架出来,扔进泥泞的道路。

第二天,《新民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傅孟真(傅斯年的话)拿这个案子大骂文化叛徒,并对屋顶瓦片发出一声震憾》的报道。

后来,容庚再次来访,说他想忏悔,改过自新。傅斯年不情愿地遇见了他,但仍然说他不会接受这份工作。

此后,容庚到岭南大学任教,终其一生,再也没能迈进北大的门槛。从那以后,容庚一直在岭南大学教书,一生中从未达到北京大学的门槛。

至于在处理伪教学职位时的不妥协态度,傅斯年后来说:“我喜欢看书。既然我不能去打仗,我能从阅读圣贤书籍中学到什么?在这件事上,我已经做到了,我从来没有为我以前的圣贤感到羞耻。

光棍节是为了维护中国的法律和秩序。

傅斯年在给他妻子于大才的一封信中说:“大量假教师进来了。”。这是北京大学暑假后开放的一大障碍,但我决心消除这个障碍,永远不会给北京大学留下不好的印象。

“后来,直到台北,傅斯年仍然保持这种精神来维护教育的独立性和尊严。

国民党从台湾撤退时,既警觉又高度警惕。它任意逮捕了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傅斯年挺身而出,拒绝允许宪兵逮捕学校里的人。

国民党政府下令实施联合担保制度,但他拒绝在NTU实施,他说:“我将保证NTU的师生。

“因此,有人写了一篇文章,抨击他在NTU容忍共产党。

傅斯年驳斥了这篇文章,并用正直的话宣称:“我不是警察,也不是同时充当代理人。

”傅斯年做得诚实坦率固执、意志坚强、仇恨、直言不讳。

正如胡适所说:“他坚持原则,从不妥协,有一丝不苟的精神。他正直坦率,体现了正义感和责任感,他可以直接将正义感转化为责任感,使正义成为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