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修正案风波背后的深层社会根源

2019年夏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席卷了香港的王旭、董芳和朱宇轩/新华社。

为何原本打算将凶手移交台湾的“修订”条例草案会引起如此大的混乱?吹开嘈杂的政治泡沫。修正案风暴背后是香港一些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和问题。

这些经济和民生矛盾错综复杂,长期没有得到解决。他们已经积累成巨大的社会问题。

在很多年轻人的眼中,未来缺乏鲜艳的色彩,说明年轻人代表未来,但在香港很多年轻人的眼中,未来缺乏鲜艳的色彩。

35岁的司机小匡非常喜欢摩托车。他每个周末都开着大马力摩托车在乡下疯狂奔跑。这时,他充满了英雄主义。

但是当谈到未来,情绪会下降。

“未来,我们有未来吗?”没有房子,我和家人住在一起,谈了很多年的女朋友不能结婚。生孩子的想法早已不复存在。

租房。30平方米房子的月租金通常是89,000港元,但小匡的月收入只有15,000港元左右。他怎么能租它?至于存钱买房子,我甚至不想考虑。

你存钱的速度肯定快于房价上涨的速度。

比较香港的房价和收入增长,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目前香港不同地区的房价和房型各不相同,但绝大多数都在每平方米20万港元以上。

月收入怎么样?一位市民告诉记者:“20年前,大学毕业生拿走了1万港元。在过去的20年里,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12,000和13,000。在这20年里,价格上涨了多少?包括通货膨胀,大学毕业生实际上贬值了。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2018年的数据,从2008年到2017年,内地实际工资增长率为8.2%,澳门为1.6%,韩国为1.2%,台湾实际工资仅增长0.2%,香港甚至仅落后台湾0.1%。

从2004年到2018年,香港房价上涨了4.4倍。

正是房价飙升和工资收入停滞导致香港自有住房比例下降。自2003年以来,香港的自有住房率已从53%降至48.9%。

这个数字背后是财富的更大集中和许多年轻人拥有住房梦想的破灭。

就像小匡一样,如果你只生活在现在,不考虑房子,你就不会担心吃饭、喝酒、购物和郊游,只是“永远不要考虑未来”。

中产阶级的“堕落”焦虑中产阶级一直被视为社会的脊梁和稳定器。

但在香港,这种稳定器正在失灵,担心衰退的“中产阶级焦虑”在香港尤为突出。

前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梁冰对此有一个总的看法,他是“中产阶级的基层”。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这个阶层的教育水平和文化认同是中产阶级的,但实际生活还没有达到中产阶级的水平,这与草根阶层的水平相似”。

在香港,2018年的月薪中位数为17,500港元,公务员和教师的月薪中位数为28,400港元。总收入已经相当高了。

然而,张梁冰透露,当他还是一名导演时,他做了一个关于公务员住房的小调查,惊讶地发现许多人买不起房子,有些人甚至住在里面?住房(指一个住房单元被分割成许多小居住区空)。

就香港而言,房地产是富人的财富,也是中产阶级的昂贵门票。

没有出路的香港中产阶级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包括极高的债务、透支消费和限制性职业。

香港的所谓中产阶级就像房屋通道中的沙子。随着房价的波动,它在生产性和非生产性之间反转。

高房价的持续增长将香港社会分为两大对立阵营:有房者和无房者。

那些不“上车”(自有住房)的人想“上车”,那些“上车”的人立即成为高房价的捍卫者。

不同利益集团的复杂纠葛,令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进退两难,容易受到指责。

最近,最突出的例子是为应付土地供应短缺而展开的东大屿山填海计划。作为解决住房问题的长期计划,它被许多人毫无理由地质疑。

作为一个高度现代化的资本主义社会,香港仍然有大量的穷人。

香港贫富悬殊和社会阶层固化的背后,是高度单一和空集权的工业。

据统计,2016年,香港的贫富差距基尼系数为0.539,危险警戒线的基尼系数已大大超过0.4,与一些拉美国家的基尼系数相同。

虽然特区政府为解决贫富差距作出了很多努力,但社会福利水平仍然与香港的经济发展水平不相称。

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年轻人和基层民众通常可以通过就业、教育和其他方式向上发展。

然而,香港的社会阶层已基本巩固。例如,富豪榜上的顶尖人物已经很多年没变了。他们基本上是房地产开发商和他们的家人。

这种情况的原因非常复杂,工业化空是青年人上升渠道缩小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七十年代,香港近一半的工人是工业工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香港的金融、航运、贸易和物流以及服务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管理、行政、技术、金融和专业人才吸收了许多工人,进入了中产阶级。

然而,在随后的产业升级中,除了原有的贸易和航运以外,只发展了金融和旅游服务。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荣誉退休教授雷鼎铭说:「科技产业发展失败是香港的一大痛点。」。「香港金融业约占本地生产总值的19%,但只提供约6%的就业机会。

“金融业创造财富的能力令人惊叹,但它只能吸收少数本地精英年轻人。大部分本地青年都不能从事高端服务业,而很多香港金融从业员都是海外人才。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特区政府曾尝试用各种方法改变这种情况,但科技创新行业却做了几次努力,数次失败。

其中,反对派出于政治目的进行了各种毫无根据的阻挠。例如,特别行政区政府成立了科技创新局,以促进创新和技术的发展。反对派非但没有反对,反而无视社会要求停止政治浪费的一再呼吁,在立法会各方面阻挠,拖了三年。

这直接导致香港的制造业产出迄今只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1%左右,而且只吸纳了很少的劳动力。

政治争端仍在继续,困难的问题使得消除高房价、贫富差距和年轻人向上流动更加困难。

这些社会问题已经暴露了很长时间。回归22年来,历届特区政府也在不同程度上作出了努力。

然而,到目前为止,结果很少,很难消除民众的怨恨。

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为什么修改条例的事件一旦被煽动起来就爆发了。

京航空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田龙飞表示:“回归后,特区政府由于种种原因,未能通过政策和民生保障合理解决香港的社会民生问题,导致香港有很强的内生力量将经济民生问题政治化。

「无可否认,有些人的不满其实是由于特区政府的政策缺乏远见所致。

然而,香港深层次矛盾难以解决的原因,在于政治结构的相互制约,导致行政困难。此外,还有政府行为不当,以及长期以来在自由市场理念下教条式地实施“小政府大市场”概念所带来的不作为问题。最重要的是,反对派不断制造和挑起政治争端,无视整体经济和人民生活,人为制造各种困难。

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再加上各种利益集团追求自己的利益,别有用心的人趁机挑起事端。结果,问题不断被讨论,措施被推迟,时间流逝,矛盾不断积累。

没有什么比增加住房供应更典型的了。

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提出每年增加85,000个房屋单位的计划,但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导致房屋价格大幅下跌,该计划只能取消。

考虑增加土地供应,随之而来的是无休止的纠纷。

很多人认为香港“人口多,人口少”,但在香港1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中,实际的土地开发程度是24.3%,而住宅用地只占6.9%。

在75.7%的未开发土地中,42%被指定为郊野公园。即使它不是为了保护环境而开发的,仍有300多平方公里可用。

然而,经过多年的争论,发展仍很遥远。

尤其是近年来,反对派人为制造政治争端,以争夺治理权,这大大增加了行政成本。

例如,2010年,一名香港妇女被反对派说服和欺骗,提议对港珠澳大桥对环境保护的影响进行司法审查。尽管政府赢得了诉讼,但仅这一项就将项目推迟了一年多,并增加了65亿港元的成本。

其他类似的经济民生议案,无论在政策或经费方面,反对党都必须尽力解决问题,制造各种障碍,把立法会变成一个政治舞台。它绝不会考虑大多数市民的需要和香港社会的发展。

香港很多政客都非常不喜欢所谓“民主”,因为“民主”是无济于事的。在与记者的谈话中,他们反复提到“永远不要实行这种民主”。

在关于谁将正确回答第二个试题的争论中,反对派利用香港近年来封闭和排外的思潮,绝望地将大陆描述为一个祸害。

黄Xi华,一名29岁的香港青年,深感悲哀的是,社会上有些人把对特区政府的不满扩大到中央政府和内地。

他永远不会忘记2008年北京奥运会带给香港人的骄傲,也不会忘记汶川地震中两地血浓于水的深刻感受。

对于香港社会现存的一些情绪和冲突,他从更广阔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认为,这些冲突和矛盾在融合时期是不可避免的,在两种不同的文化和价值观融合时也是不可避免的。

丝绸之路知识谷研究所所长梁海明对反华反港分子排斥大陆的挑衅嗤之以鼻。“香港的工业空是心形的,市场规模有限,有能力自己“制造血液”?许多香港人只知道看西方,但回顾祖国的发展,他们会发现更多的发展机会。

”香港经济学会顾问刘佩琼说:“封闭并不能带来发展机会,现在的年轻人不理解,如果香港真的和内地隔开,会更糟糕,面对目前的经济困境,香港需要和内地的连接更加密切、更有效,现在出现的相反的思潮实际上在把香港推向深渊。香港经济协会顾问刘培琼表示:“关闭不会带来发展机遇。现在的年轻人不明白,如果香港真的与内地分开,情况会更糟。面对当前的经济困难,香港需要更紧密和有效地与内地联系。相反的思潮实际上将香港推入深渊。

“你对祖国的发展有信心吗?历史上的老人曾在1997年接受过同样的测试。

回归前夕,一群心存疑虑的香港人惊慌地离开了家园。

然而,最终的事实证明,他们做出了一生中最错误的选择,错过了与祖国共同发展的机会。

历史将再次证明,热爱祖国不仅是一个公正、正确的举动,也是一个有远见、明智的举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