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仕鹏专访内容满满!阿联世界杯前曾做手术,命运跟陈江华开玩笑


2019年篮球世界杯结束后,《人物》与王仕鹏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以下是王仕鹏自述。谈伤病:命运跟陈江华开了一个玩笑接到周鹏受伤退赛的消息之后,我马上给周鹏发了个信息,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挺理解他的,这届世界杯,他本来信心满满的,在自己最巅峰的年代,在家门口打一届世界杯,但是他又受伤了。我心里特难受。他跟我说,我昨天一晚上都在看挂在我床前的那些国服。他说,我们好多时候都是活在你们的影子下面,我们想打一届属于我们自己成绩的比赛。但是竞技体育就是这么残酷,我们家门口的比赛,又一次向周鹏关了大门,我不知道下一次还有没有机会。这次世界杯,我跟阿联在广州机场见了一面。我看他脚已经肿成像猪蹄了。他不需要我安慰,反倒他还跟我说没事,后面还有机会,还跟我说这种话。我觉得精神这个东西,真的是可以(支撑)一切。他今年夏天去美国,大家只知道他康复去了,他其实去做了一个小手术,把膝盖和踝关节搞了一下。8月份的时候才回来参加全队的合练。阿联不会把自己的伤病拿到媒体前,或者是拿到球队前去说,他从来不会。一个领袖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我觉得他已经给了这支国家队他所有的东西了。他完全对得起这身国服,完全对得起这面国旗。我也受过伤。2011年伦敦奥运会测试赛,我一倒地,澳大利亚的贝恩斯他整个屁股坐在我手上,我听着自己手骨折的声音。我们马上回北京准备亚锦赛,亚锦赛夺冠,我们才能进奥运会。当时教练说,大鹏,你离开之前,跟队友道个别吧。我那时候是队长,我记得特清楚,所有队员在力量房做力量。忽然间我和教练组就已经控制不住了,队员也流眼泪了,全都是2米、2米1的大高个在一起流眼泪。当时我说兄弟们,我们在一起拼搏这么久了,我希望你们帮帮我。因为明年就是奥运会了,我希望你们能够把我带进奥运会去。从那之后,我就在后边纹了一个翅膀,第一个纹身。我希望我自己能够再飞翔,重新能够站起来。大概休战了三四个月,手腕好了,但是那一年的联赛我打得特别不好,就是因为我过不了心理那一关。我碰到大中锋的时候,我还敢不敢冲上去上篮了,我还敢不敢去拼这个球了。如果手再断了怎么办?到后期我才过了那一关。我们都知道运动员受伤,不光是要把身体上恢复好才能打球,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我想聊聊我的好兄弟陈江华。他是一个天才,他从青年队上到一队的时候,亚洲最佳的新秀。我觉得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把这么好的一个身体给到了他,把这么好的一个球商给到了他,但是伤病无情地剥夺他太多东西了。他十字韧带断了时候,他从这里(指腰部)取了一个韧带放到这里面。包括他胫骨的骨折,包括他腓骨的骨折。他到现在为止还是在为他自己的伤病在奔波。他这两天还在内蒙古看医生,为以前的一些老伤治疗。很早我们就在一起打球了,关系都处得特别好。在东莞住的时候,我们俩都在黄村社区。他在我们家前两排,跟别人介绍的时候,我们都会开玩笑说,这个陈江华是我们村的。我记得和他打球的最后一个赛季,说实话,医生给他明确了一场比赛,他就只能打十几分钟。打时间长了,他的膝盖马上就肿得特别厉害,他要休息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是按照时间去算,我们还能在一起打球打多久。大家都能够体验到这个珍惜。我觉得他是命运的强者。他在无数次的伤病当中站起来。你想想每一年他都有骨折或者是韧带断的情况,他都能够重新再回到球场上去,为他的梦想去拼搏。如果换成我的话,也许我做不到。谈职业生涯:你越说我不行,我就越要行我1997年去到广东,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我爸把我送过来,给我留了一千块钱,我就开始了我的篮球打拼之路。整个二沙岛那边就一个磁卡电话,每次排队都一排几个小时打这个电话。我当时给我爸写了一封信,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改变我们家族的历史,我能够光宗耀祖。我这个人就有点钻牛角尖,你越说我不行的话我就越要行,所以来了之后我拼命地练。我记得我离家的第一个生日,那天我练了三次,早晨,下午比赛,晚上自己又加练,然后去路边买了一碗炒粉,给自己过生日。第一个年,他们都出去打比赛赚钱去,整个楼里面就我一个人,大年三十晚上我还去训练了,训练完了之后回来煮的速冻饺子,没告诉我父母。我一点都不想家。第一年打不上,因为比赛你都不够年龄打。第二年就够年龄打了。凑巧,我们就是跟辽宁分一个组嘛,算是我职业的第一场球,投进10个三分,给辽宁淘汰了。因为当时去辽宁队,辽宁队没要我,就是隔年的事。广东队教练是张镇民,他算我的伯乐吧,他会把一些战术分配到我那里,也比较器重我。进国家队时,我体重100公斤,主教练尤纳斯说你不能再像以前慢慢的这种靠身体,在联赛当中可以,但是你走到国际赛场上,你不行。所以我减重,我换打法。没有训练的时候,我和朱芳雨两个人去骑单车。我3个月减了15公斤。因为这个,老尤把我留在大名单里,他觉得这个人是有种的。老尤批评我们近乎于苛刻,近乎于骂。孙悦、杜锋我们每天训练完之后评被骂几颗星,满星是五颗。以前我和朱芳雨都是踮着投,站在那里投,人家一罩着我,我出不了手。2006年去了世界杯,我看了世界强队的前锋怎么去投篮。他们快速地冲刺到一个点上,拔起来去投。哦,我知道了,当时尤纳斯说,大鹏,这就是你以后的发展趋势,我回来天天练冲刺投。我再用这种方法回去打联赛的时候,我感觉太轻松了,想什么时候跑出机会投,就能什么时候跑出机会投。到最后我和朱,我们在场上不挑别人就挑外援打。上一场你打了,这场该我了。姚明是我见过最刻苦的球员。国家队4点钟训练,3点半我到球场想加练一会的时候,我发现大姚都已经练了1个小时了。我们练完比赛的时候,大姚还在训练。后来大姚退役,阿联从NBA回来,4点钟训练,阿联已经练了1个小时了。全队都练完,阿联还在加练,这个就是传承。以前大姚、加索尔那个中锋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国际篮球会向着更快、更灵活、更机动的打法去打,现在大家都在打小球,都在打空间,我们在努力地迎合着这个改变。但是其实篮球的本质是没有变的,都是需要你全情去投入。我希望我的孩子打篮球,我希望他能够继承这些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