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五代荒唐王国,却为北宋打开了财富之门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问答音频探究视频辟谣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字数:2745,阅读时间:约8分钟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中,出现过不少匪夷所思的王朝和统治者,他们犹如一朵朵浪花,点缀着历史的河流愈发光彩夺目。这其中,五代时期的南汉王朝绝对是其中最耀眼的“明星”。凭借着作天作地作大死的精神,南汉王朝成为五代时期出了名的荒唐王国。追随着历史的脚步,且让我们走近南汉王朝,去看看这位荒唐明星究竟有哪些荒唐事吧。一、荒唐王国公元917年,后梁节度使刘龚在兄长刘隐奠定的基础上正式称帝,国号大越,次年改国号为汉,自此诞生了一个新的国家——南汉。刘龚建立的南汉王朝地处岭南腹地,依山傍海,远离中原,强盛时期一度拥有六十州,这样看来,南汉王朝的实力倒也不可小觑。可惜,开局一片大好的南汉王朝却不幸遇上一群荒唐的国君。开国皇帝刘龚原本是个励精图治的明君,但不知为何却在晚年迷上了酷刑,此后一发而不可收拾,成天琢磨着如何在发明酷刑的研究领域取得新的突破。刘龚的爱好坑苦了南汉的犯人,不少犯人都成为刘龚变态刑罚的试验品,而刘龚本人也在日复一日观赏酷刑的刺激下,越来越冷血残暴,这使他的施政理念也随之产生了重大转变。南汉立国之初,刘龚喜欢重用士人,这些高水平人才也对南汉助益颇多,可到了刘龚晚年,刘龚却突然觉得这些士人拖家带口肯定不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于是他转而大力扶持宦官集团,深信无牵无挂的宦官对自己最忠心。怎奈宦官治国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原本蒸蒸日上的南汉就此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刘龚死后,他的儿子刘玢继续将荒唐治国的精神发扬光大。据史料记载,刘玢不仅夜夜笙歌饮酒取乐,还曾穿着黑色孝服私会娼女,毫无人君体统。纵情享乐的同时,刘玢倒是一直严防诸弟夺权,为此他每次设宴邀请诸弟,都要让宦官守好大门,再命人对诸弟解衣搜身。可惜百密终有一疏。一次,刘玢酒后大醉,被早已蓄谋夺权的晋王刘晟杀死,结束了他荒淫无道的一生。刘玢死后,刘晟登基为帝,但他的荒唐比起兄长刘玢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了防止杀兄夺位的惨事再度上演,刘晟刚一称帝就杀尽了所有的弟弟,这之后刘晟更是一不做二不休,把父亲刘龚的全套刑罚都继承了下来,将整个南汉王朝变成了“活地狱”。杀人不眨眼的刘晟或许不会想到,等他的儿子刘鋹做了皇帝后,竟然做出了荒唐至极的事,套用一句广告词来说,就是没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刘鋹的荒唐体现在人事制度上,当初刘龚重用宦官的理念在刘鋹手中发生了质的飞跃。刘鋹不仅弄来了高达2万人的宦官团队,还要求所有科举中第的官员全部阉割,一心一意做“王的男人”。这一政策瞬间吓退了一大群读书人,让原本弊病重生的南汉政权更加脆弱,但刘鋹不管这些,他看着满朝阉人心里说不出的舒服,觉得南汉江山从此一定如铁桶一样稳固。自认为山河永固后,刘鋹一头扎进了后宫的脂粉堆中,把朝政交给一个自称“玉皇大帝下凡”的女巫来打理,梦想着做一位无为而治的盛世帝王。二、富甲一方南汉帝王种种荒唐可笑的行为,换成其他国家只怕早已灭亡好几轮了,但南汉王朝在这般治理下,依然屹立于南海之滨,还成为岭南一带首屈一指的富饶国家。那么,为何南海王朝能拥有这样强盛的生命力呢?这就要从南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说起了。唐代安史之乱后,“天下已乱,中原士人以岭外最远,可以避地 ”。远离中原的岭南凭借稳定的大环境吸引了无数追求和平的人才,这些人才便是南汉建国初期重用的士族,他们为南汉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外,南汉很好的继承了唐代遗留的广州市舶司的体制,还获得了唐代开发的海外贸易路线以及贸易对象。如此一来,南汉政权就犹如捡到了聚宝盆一般,拥有了以极低成本开展海外贸易的绝佳发展机遇。更为难得的是,随着唐王朝逐渐失去对西域的控制,陆上丝绸之路大不如前,这令海外贸易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南汉政权”地际南海,每岁有昆仑乘舶,以珍物与中国交市”,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让南汉政权稳稳的踩在了海外贸易的风口上。靠着这一历史机遇,南汉政权将海外贸易办得有声有色,繁荣的贸易往来给南汉带来了无尽的财富,让南汉的成为岭南首屈一指的富饶之土。据《南汉书》记载,高祖刘龚时,外贸日盛,犀象、珠玉、翠玳、果布之富,甲于天下。无独有偶,《九国志》中也说后主刘鋹时,珠贝、犀象、璋理、翠羽、积于内府岁久不可较 。海外贸易带来经济繁荣,由此可见一斑。据史料记录,南汉与交趾、占城、诃陵、罗越、大食、三佛齐等国都有海上贸易往来,南汉的瓷器、茶叶、金银、铅钱等通过海外贸易源源不断销往世界各地,同时异域的香料、珍宝、玳瑁、犀象等也通过海上贸易在南汉汇集,商品经济的蓬勃发展为南汉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凭借着日进斗金的海外贸易,南汉经济富强,称雄岭南。强大的经济犹如一剂强心针,让南汉政权在历代君王的折腾下,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三、遗惠大宋海外贸易带给南汉的丰厚利润早已令北宋垂涎三尺,偏偏南汉末代君王刘鋹还要作大死,几次三番跑到北宋跟前拼命得瑟。公元963年,宋灭荆湘之战爆发了。刘鋹觉得这是个发国难财的好机会,毫不犹豫地举兵北伐,试图从北宋手中分一杯羹。谁料北宋对此早有准备,刘鋹不仅没占到丝毫便宜,还被北宋夺走了郴州一带的国土。然而,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经历并不能阻挡刘鋹作大死的脚步。公元968年,刘鋹又派兵攻打道州,再度和北宋叫上了板。当时北宋本已定下了“先南后北”的统一国策,并将目标锁定了南唐,可刘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行为终于成功吸引了北宋的注意力,让赵匡胤开始重新思考究竟谁才是北宋最需要消灭的国家。就在赵匡胤虎视眈眈注视南汉之际,刘鋹居然开始了疯狂的炫富行为,奢华淫逸的生活深深地刺激了赵匡胤,终于让赵匡胤下定决心先灭南汉再打南唐。公元970年,宋将潘美率军南下,兵锋直指南汉都城广州。此时南汉政权早已满朝皆是阉人,兵不识将,将不知兵,军心民心尽失,根本无力抵抗北宋大军。结果,北宋大军一路势如破竹,毫不费力地拿下了岭南全境,得六十州、二百一十四县,还收获了南汉最为重要的生命线——海外贸易。此后,北宋政府延续了积极的海外贸易政策,专程在广州设立了市舶司,用来维护开展海外贸易。在北宋政府的全力打造下,北宋时期的海外贸易比南汉更加兴旺发达,四方经贸往来愈加频繁,最终形成宋代通商天下的海上丝绸之路。正是靠着海外贸易带来的源源不断的财富,北宋才能拥有统一天下的财力,同时,海外贸易也为宋初的政权稳定提供了强大的经济支持。难怪就连宋高宗也说:“市舶之利最厚,若措置得当所,得动以百万计”。历史的机缘巧合总让人拍案叫绝,谁能料到荒唐腐朽的南汉,竟为北宋打开了财富的大门,留下了让人津津乐道的两宋海上丝绸之路呢。细究起来,宋代的这枚军功章里,也真有南汉一半的功劳。参考资料:张浩《南汉国的海外贸易》、曾国富《士人的任废与南汉王朝的兴衰》、曾国富《略论南汉四主》、易西兵《文献和考古材料所见五代南汉国的海外贸易》往日文章精选:南宋联蒙灭金是背信弃义?其实是金国不作不死汉朝吊打匈奴的背后,是一项领先世界千年的军工科技在支撑有在看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